联系我们

潮州兴邦商务调查公司
联系人:
电话:
微信:
地址:

私家侦探

当前位置:主页 > 私家侦探 >

离婚有了女朋友,我还是想回前妻家住

  我的女朋友叫杜若虹,她有个四岁的儿子,他的儿子叫我爸爸。

  杜若虹并不算很漂亮,但特别有味道。虽然是一个四岁孩子的母亲,但却有着少女的模样,不,比少女多了点什么,就是那种“眼里写满故事,脸上不见风霜”的样子。

  她的皮肤白皙通透,脸很小,眼睛特别大,仿佛总蒙着一层雾气。

  我第一次见杜若虹,是在一家西餐厅,当时她的孩子小宇在闹脾气。她一边哄他,一边四处打望,生怕打扰了别的客人。她张皇的样子,像只受惊吓的兔子。

  也就在那一瞬,我竟然有把这只“兔子”拥入怀里的冲动。

  我坐在她邻桌,她转头时刚好与我眼神碰了一下,她满怀歉意地向我颔首,一边说“:对不起,你看我这孩子。”

  她的一双大眼睛楚楚可怜,仿佛随时要溢出泪来。

  然后我听到她对孩子说:“贝贝再这样,下次妈咪不带你出来玩了。”

  小男孩停止了吵闹,但也就那么一两秒,小家伙的小胳膊一伸,一把扫掉桌上的橘子水,接着大声哭起来。

  这孩子,真够呛的!

  彼时我心情并不好,但看到杜若虹焦急得欲哭的样子,很是不忍。其实我对付小孩很有一套,果然,没两下,我就把小宇逗得“咯咯”发笑。

  杜若虹邀请我与她共进晚餐,就这样,我们认识了,加了微信。

  后来与杜若虹稍微熟了,她笑我,说:“你怎么对付小孩那么厉害?”

  那时的她并不知道,我可是一位五岁女孩的父亲。我的孩子叫琳琳,就在半年前,她母亲坚决与我离婚了。

  没错,我是个失婚男人,今年三十二岁。我的孩子跟着我前妻生活,我把房子和存款都留给了她们。

  给我多一次机会,我想我不会犯下那个错误的。

  2

  我很爱我的孩子琳琳,她是我奋斗的原因。

  记得她出生的那天,看着肉乎乎的她,我就想,这世界怎么突然就多了个小生命,且这小生命与我血脉相连?她的眼睛、鼻子甚至神情,都那么像我。那种夹杂着感动与奇妙的感觉,无法言说。

  那一刻,我暗下决心,我一定要尽全力,给我的妻和女儿世界上最好的生活。

  后来,我升任为单位的科长、副局长,物质条件一天比一天好。看着小女儿一天天长大潮州私人侦探公司,出落得像个小天使。我松一口气之余,也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疲倦。

  没有人知道我升到现在这个职位,是多么地艰辛。

  当然,我从来没想过要离开我的前妻刘芸,虽然一起那么多年,恋爱三年,婚姻六年,我对她已没了恋爱时的痴迷。但我女儿琳琳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啊。

  刘芸是个漂亮的女人,比一般人都漂亮。白皮肤高鼻子大眼睛,身材也好得很,细腰长腿的。结婚前,我以为就因着她的漂亮,我会一辈子心甘情愿为她做牛做马。

  她说不会做饭,我说我来做;她说洗碗伤皮肤,我说我来洗;她说拖地扭到腰,我说我来拖……我真心把她当小仙女,仙女不做凡俗的事情,那是天经地义。

  但是,我高估了自己,我的爱情最终还是被烟火气一点一点消磨掉了。

  我辛辛苦苦工作一天后下了班,还得赶去超市买菜,回家做饭、洗碗、拖地……刘芸不是拿着小矬子挫着指甲,就是开着电视等吃饭。久而久之,我心底的怨气就生出来了。别人娶妻我娶妻,我怎么娶了骄矜难伺候的?

  终于,我还是爆发了。

  “刘芸,你进来帮忙拿菜出去啊!”“刘芸,你倒是先把饭煮下啊!”“刘芸,你好歹把菜洗一下吧!”……刘芸手忙脚乱地应付着我得寸进尺的要求。

  两手不沾阳春水的刘芸,最终还是成为了有人来家做客、能做个八菜一汤的好妻子。

  其实我该知足的,一个女人如果不爱你,怎么会生生从一个小仙女变成入得厨房、出得厅堂、踩得单车、开得宝马的女强人?

  但我却随着职位的升迁不断膨胀,当单位新来的大学生对我表示好感时,我得意极了。我的人生,简直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可不是吗?就借着那个一起出差喝了酒的机会,鬼迷心窍地和她在一起了。

  我发誓,那次是因为喝醉了,一下没控制好自己。我并没有爱上那小女生。

  那小女生长得虽然不错,但瘦不拉几的。当然,后来她来找过我几次,我并没拒绝她。

  其实男人很多时候,就坏在这上头。最终,刘芸知道了。她不原谅我,我求她也没有用,没想到刘芸那么硬气。

  我那么爱我的琳琳,那么爱我的家,我不想离婚的,但刘芸非常决绝,我真的很后悔。

  但刘芸已不是当初的刘芸。她坚持离婚,我不愿意,她就起诉。我想到琳琳看到我和她母亲的“战争”对她成长不利,我妥协了。

  3

  至于杜若虹,这个女人让我很心疼。

  她先生车祸去世了。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先生去世一年,她还沉浸在丧夫的哀伤中。

  她爱她的先生,也爱她的儿子。

  每次看到她带着雾气的眼睛,我就有种要保护她的冲动。我希望她忘掉那个让她痛苦的哀伤。确切点说,我希望她忘掉她先生。

  我要让她快乐起来。就这样,我展开了对杜若虹的追求。

  杜若虹是一位瑜伽老师。生小孩的时候,她停止了工作三年。在她先生去世后,她重新做上了瑜伽老师。

  还好她母亲身体健康,能经常帮她照看儿子。

  她儿子小宇和我玩得非常好,这让她对我的好感大增。记得有一次带小宇去游乐园玩,小宇骑在我脖子上,突然喊我爸爸。我看到杜若虹的小脸一红,然后抱歉地说:“小宇他胡闹,你别介意。”

  后来杜若虹告诉我,小时候,小宇就经常骑在他爸脖子上玩。

  其实我是介意的,虽然我很喜欢杜若虹,但小宇叫我爸爸,我就想到我的琳琳。我多希望骑在我脖子上的是琳琳而不是小宇。

  特别是在与杜若虹确立男女朋友关系后,我有更多的时间与小宇在一起。有时小宇和我玩得高兴,我会突然生出一种悲哀:为什么我陪伴的竟然不是自己的孩子?

  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想的,杜若虹是我的爱人,我应该视小宇如己出。但在情感上,我真的做不到,看着小宇的笑脸,听着他的笑声,我就会想到我的琳琳。

  我每个周末都去见一次琳琳,琳琳见到我特别开心。很多时候我把她带出去玩,买衣服买玩具买零食给她,带她吃她喜欢的东西,带她去游乐园玩。

  那一个周末,小宇也吵着要去游乐园玩,我就把两个小孩带在一起玩,结果两人打起来了。我心疼琳琳,但小宇小,加上怕杜若虹不开心,就批评了琳琳两句,结果琳琳一个月不理我,周末也不愿意跟我出去玩。

  突然之间,我就陷入了一种困境。

  我觉得我是爱杜若虹的,但我的生命里没有琳琳的话,我的世界就是受损的,像战后立着的一段残垣断壁,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我忽视这种残破。

  我可以不与琳琳一起生活,但我无法忍受不再见她的日子,她是我生命的延伸,我更加无法忍受她看我的眼神里带上了仇恨。

  没错,那次她和小宇打架后,她看我的眼神,就带着一股恨意。

  她小小的心灵里,是因为感触到小宇、杜若虹在我心上占去的位置?那是一种发自本能的抗拒?

  4

  刘芸倒是没说什么,她说孩子小,过一会儿就忘记了,让我别太介意。

  还说琳琳不愿意跟你出去玩,那你周末过来吃顿饭吧。

  我实在想不明白从前那个娇滴滴的刘芸,怎么变得如此大气、通情达理?这让我更加惭愧,作为男人,反过来要她来安慰我。

  刘芸依然漂亮,离婚好像并未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伤痕,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的。

  我不敢告诉杜若虹我回前妻家吃饭,胡乱说了个理由,说单位有应酬。

  杜若虹没说什么,就说了句“晚上等你吃饭哈”。

  那天琳琳终于理我了。她一直缠着我,晚上也不让我离开。我知道杜若虹在等我吃晚饭,心里焦急,但又不忍拂了琳琳的意。

  晚上十点我才回到杜若虹那里。小宇已经睡了,杜若虹窝在沙发上,像没看到我一般,一动不动。

  我有点尴尬地搓搓手,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杜若虹突然抬起头看着我,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漾着一层薄雾。

  “苏南生,你爱我吗?”

  杜若虹突然问我,我的心一颤。

  与她在一起一年了,我们心照不宣,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大概因为都经历过婚姻,也大概是因为我以为她还一直爱着她先生。或许,潜意识里,我是不愿意再次走进婚姻里的。

  所以,我们从来不说情意绵绵的话。

  我走过去,轻轻环抱起她,我想我是爱她的,不然,此刻我为什么那么心疼她?

  我拂了拂她的头发,看着她的眼睛说:“傻瓜,你怎么了?”

  “你去哪里了?我等你回来吃晚饭,等了很久。”

  “对不起,若虹,对不起。”我搂着她,看到茶几上有一杯喝了一半的红酒,墙上那幅星空摄影作品泛着蓝幽幽的光。

  幸福吗?我们是一对幸福的恋人吗?

  我拥抱着杜若虹躺在沙发上,我们说着各自的故事。

  我们从来没有如此坦诚过。

  杜若虹告诉我她去世的先生是一位儒商,从事古玩艺术生意。他们非常相爱,她很崇拜他,觉得他更像一位艺术家。

  如果没发生那场车祸,她说她一定会和他生活到老。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杜若虹的家里有那么多的博古架及架上摆满了东西。

  杜若虹一边吻我一边说:“谢谢你,遇见你,我很幸运。”

  我没怎么讲我的妻子刘芸,我讲琳琳,我讲琳琳在我生命里的重要性。我坦承今天是回去陪琳琳吃饭了。

  杜若虹幽幽地叹了口气道:“我猜到了。”

  其实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那天之后,我与杜若虹的感情仿佛又进了一步。

  潮州私人侦探有时我甚至会产生错觉,杜若虹的家就是我的家,在这里,我开始感到那种微妙的愉悦。

文章来源:未知